共享老婆刺激不刺激?古人才是共享经济的鼻祖!

古代素有一夫一妻多妾的制度,在现代人看来古代男人可以享齐人之福。看似混乱的婚姻制度实则在这种特定的规定下是井然有序的。古代男人娶妻首先讲究个门当户对,之后就是明媒正娶,一系列繁琐的仪式后才能娶到老婆。放在古代小三想要上位门都没有,即便进门那得做小,妻坐妾要站,妾在家里一切听丈夫和妻的话,没有话语权,只能算夫家财产。但是做小也有做小的规矩,妾也要正儿八经的花轿娶进门,一大笔彩礼是肯定跑不了的,当然规格和花费要比娶妻少的多。

古代男人将女人娶进门无非就两种情况:一是家族要传宗接代娶个正室是必要的,间接女方家族的影响力也势必会在夫家延续,《红楼梦》中凤姐替王夫人掌家,贾家王家总是互惠互利的。二是爷有钱就是喜欢,把看的上的妓女、穷人家的清白姑娘或者寡妇娶进门当妾,图的就是人财两得,《___》的李瓶儿、庞春梅虽是寡妇但是都是有钱的主儿,就是看上了西门大官人的“潘驴邓小闲”——活好人帅有情趣!自带金银财宝也要跑过去给西门庆做小。但是,自古像西门庆的男人,是少之又少,娶妻纳妾让姑娘们给生儿子传宗接代那可是要花钞票的。

宋朝,纳妾的花费近100贯,1贯钱相当于148元到600元人民币,而宋朝低层官员的月收入是3贯多一点,也就是一个月的收入近2000块人民币,符合现代基层公务员的基本收入。而纳妾的费用折合成人民币最低也要3万元,娶黄花大姑娘去当妾,这个价钱,估计也没人愿意!据记载,王安石的正房吴氏帮他买了一个妾花了90万贯,看来在宋朝一般人是娶不起色艺双绝的小妾。大家伙好好瞅瞅,这可是纳妾,一般的娶妻要比这花费的多的多。如果,在古代,一不小心,娶个老婆生不出儿子,,即便休妻那彩礼只能是打水漂,自古就没有娶妻退彩礼一说,再娶呢没有经济实力的那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家里断后了。那问题来了,遇到这种情况,该怎么解决?

典妻,就在大环境下孕育而生,专门服务那些个人穷娶不起小的生不了儿子的男人,也就是

租别人家老婆,这是一种临时性的婚姻方式,不过也是很有讲究的,一般要经过媒证、订约、下聘、迎娶等环节。一般典妻均经过订立契约的过程。契约主要写明出典妻的时间、租价及备往事宜。典期一般为3至5年,典租价以妇女的年龄大小、典租时间的长短而定。租别人媳妇一般是看生育能力,还有那种没有钱娶小妾,典个妻回家耍个几年的人。

说是古人愚昧也好,好色也罢,换妻的玩法,中国可比西方要早个千百年吧。

到了明朝,朱元璋这个人呢,草根出身,对民间疾苦非常了解,对于“典妻”这一因一己私欲导致骨肉分离的事儿深恶痛绝,于是乎,明律户律中还规定:“凡将妻妾受财典雇与人为妻者,杖八十,典雇女者杖六十,知而典娶者,各与同罪。”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,有钱商贾还是能买都去买个窑姐,毕竟价格也不贵,主要妓女的价格也随行就市,原因在于明朝官员普遍比较穷,一个县官,正七品,年俸90石米,也就是6372公斤米,每人1年就算吃掉180公斤米(现代人根本不可能吃那么少),这些米也只够35个人吃一年。咱们现代人会觉得这也够了,一大家也没那么多人,可是这些大米的40%的是官员拿不到的,要折换成绢布、棉布,甚至一些零碎的小东西以供日常所用。可是小妾姿色好些的要价200两以上,差一点就10两左右,稍微好点50两,虽然中间差价不小,对于一个正七品县官想纳个妾,都不是容易的事儿。所以,官方虽明令禁止,可是民间依然如故,屡禁不止!

到了清朝,便形成了一个两极化的状态,尤其到了清廷晚期,朝政腐败,____,一个九品官的年收入是31两多,一两白银相当于170元人民币,靠一些灰色收入一年百八十两银子是轻轻松松的,纳妾的价格在180两-500两左右,社会风气如此,没有几房瘦马(妓女)娶回家那可是没颜面。一般百姓的日子便没有那么好过,所以到了这个时期,典妻现象达到了“全盛”的状态,尤其江浙地带。直到清朝灭亡,典妻的现象才开始转衰,新中国成立后,这种陋俗便彻底消失。

备注:以上图片均来源于网络

版权声明:未经趣历史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。

编辑:Avalon·W 校对:柯南




Copyright © 2014-2017 AB模板网 版权所有 苏ICP12345678